原标题:“上海工匠”宋俊:敢想敢做,80后技师挑战极限“炼金术”

▲宋俊在宝钢硅钢部常化技改现场校正设备工艺参数。(宋俊供图)▲宋俊在宝钢硅钢部常化技改现场校正设备工艺参数。(宋俊供图)

  喜欢科幻书和理论物理、善于“开脑洞”搞创造、拥有118项专利和100余项企业技术秘密、累计为企业创效2.75亿元……2018年“上海工匠”、宝武集团80后高级技师宋俊在车间工作已有19年,他思维活跃、喜欢探索,对于工作,自有一套“炼金术”。“在厂里干活,事情很多很累,我就想办法越做越轻松、越高效,最佳途径就是发明创造。在岗位上发现问题,要能解决问题,敢想敢做。”他感慨,工作技巧、技法应该被突破而不是被传承,而真正要传承的则是一颗匠心和坚守的执着。

  突破高等级硅钢技术“天花板”

  硅钢,是电力、电子、军工等行业非常重要的原材料。如今,宝武集团生产的硅钢产品应用在三峡大坝、输配电网及风电机组等关键部位,以及新能源车、无人机和机器人等高科技产品的电机上,并作为明星产品出口国外。然而,上世纪末,高等级硅钢制造技术还掌握在行业内少数几家国外企业手中,宝钢直到1999年才引进第一条中低牌号硅钢生产线。

  含硅量是硅钢性能的重要参数,直接决定硅钢产品性能优劣。宝钢引进的机组只能生产含硅量1.4%的产品。当时,外方专家断言,这套机组如果不进行大规模改造,“1.4%”就是它的生产极限。

  一直在一线摸爬滚打的宋俊和同事们下定挑战极限的决心,就是要突破这层“天花板”。“在制钢原料里加上硅元素后,再实现钢产品厚度、加工性能、表面质量、磁性、弯曲度等方面的要求,要控制钢晶粒的性状,难度类似于摊大饼时随手往上面撒一把芝麻,每粒芝麻的尖部都要朝向一个方向。”宋俊和同事从1.5%试起,几年间一点点“尝百草”,1.8%、2.1%、2.2%、2.6%、2.9%……一次次尝试,一次次失败,探究原因,总结经验,当场改正再来,直至试出3.1%的含量。这也使得宝钢成为国内第一家具备3.0%以上高等级硅钢连轧能力的钢铁企业。目前,全球也只有新日本制铁公司、川崎重工等屈指可数的几家知名企业具备这一技术实力。

  攻克硅钢制造技术过程中,善于钻研的宋俊不断改进轧钢工艺和技术,将高等级硅钢的生产效率提升5倍。“硅含量高,钢带变脆,轧制时会断带。原来就像擀饺子皮,来回轧钢带,稍微好些,改成了高速连轧,更要克服断带现象。”宋俊和同事们常常废寝忘食地试验,断了再来,排摸断点部位和原因,有针对性地进行改进。“我们逐步总结出高速连轧53步法,把握住一套轧制机组的53个关键部位点,作了适当调整,生产彻底顺了。那时虽然很辛苦,但我们都很开心。每次失败都能找到关键点,控制关键点,很值得。”